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长三角数字干线是什么"线"?为企业带来什么?

网络2022-11-11 12:10:00  阅读量:5432   阅读量:15907   
长三角数字干线是什么

“干线”一般指现实空间中的物理走廊,如交通线、电线、水管、输油管线等。正在建设中的长三角数字干线不是一个纯粹的物理概念。它起源于上海市青浦区,以数字经济为原点,依托G50沪渝高速干线走廊,与沿线城市形成紧密合作,共同打造新型基础设施的数字创新发展带。长三角干线通过绘制数字空间的隐形走廊,引领长三角沿线城市生活、治理、经济的数字化创新发展,未来规模将达万亿元。这条数字干线是如何建成的?沿线的园区和企业能从中受益?

在上海最西部的青浦区,发源于此的G50沪渝高速主通道,如今有了一个更响亮的名字——长三角数字干线。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青浦区作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CIIE)主会场所在地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重要战略叠加区,依托这条由东向西的交通干线发展数字经济,与沿线城市紧密合作构建创新链和产业链,共同推进生活数字化和治理数字化,共同打造新型基础设施一流的数字创新发展带。

长三角数字干线是引领数字长三角形成紧密合作创新链和产业链的突破性探索。作为新启动的区域发展项目,已列入上海市政府、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管委会、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的重点工作。

为什么是青浦提出的?

从上海东端的浦东新区出发,向西走“世纪大道—延安高架路——G50沪渝高速”,一小时即可到达青浦区。这是一条横贯上海的交通大动脉,也是上海东西“齐飞两翼”的数字产业发展轴。

上海数字产业的“东翼”,是浦东的张江、临港等上海重要的数字功能区,中部的黄浦、静安、长宁等全国领先的数字治理示范区。现在,正在展翅的“西翼”是青浦北斗西虹桥基地、西施软件信息园、西岑科技创新中心等重大产业和科技创新载体。东西呼应,数字干线和张江科学城共同构成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空间网络体系的骨干,共同推动上海成为国际数字之都。

今年年初,长三角数字干线建设启动会在青浦召开,发布了《长三角数字干线发展规划纲要》和《长三角数字干线青浦行动计划》。长三角数字干线建设发展(上海)有限公司、数字天元(上海)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也在青浦注册成立,意味着这一数字干线规划逐步落地,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

“从规划上看,一般行动计划以3年为周期,但由于数字经济发展变化更快,青浦的行动计划将数字干线建设周期缩短为2年。”上海市青浦区发改委副主任朱峰表示,青浦将用三个两年周期实现数字经济的规模跃升。前两年基本形成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数字三体”构成的长三角数字干线核心区。其中,青浦数字经济产业规模将达到2000亿元左右,集成电路、软件信息、人工智能、卫星导航、通信电子、5G等专业领域取得显著进展。

青浦为什么能成为数字干线的提出者和建设者?朱峰认为,产业基础和地理位置的优势是关键因素。从产业基础来看,这里有丰富的数字产业载体。董卿地区有成熟的北斗、高芬遥感数字产业园,中部地区有上海市三大市级软件园之一的西施软件信息园。清溪片区正在打造以华为青浦RD中心和西岑科技园为核心的复合型产业社区,世界级科技小镇正在加速形成。

从地理位置来看,独特的交通优势将青浦与长三角紧密联系在一起。“青浦不仅与江浙接壤,而且与虹桥国际开放枢纽‘零距离’,这在上海是绝无仅有的。”朱峰以青浦区西虹桥商务发展公司的招商工作为例:工作人员早上8点到达公司开会,9点出发去虹桥火车站赶9点半去南京的高铁,11点到达南京在高铁站周边洽谈,13点半坐高铁回上海。15点以后,该工作人员可以回到他的办公室。

“公司的总部在上海,RD中心在苏州。借助青浦的交通优势,我们可以轻松往返两地,拓展长三角的业务。”总部位于上海西部软件信息园的上海艾派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胡白非常重视青浦的区位优势。

“长三角数字干线承担着连接上海东西两翼、服务三大示范区、辐射长三角周边城市的功能使命。”上海市青浦区委书记徐坚表示,青浦将以数字干线为牵引,打破时空限制,更好地促进资源要素自由流动,加快各类市场主体融合。通过在长三角率先建设数字干线,预计到2027年,青浦区数字技术应用产业产值将达到1500亿元,智能工厂达到100家,公共数据开放规模达到50万个。

在青浦,长三角数字干线正依托数字信息产业集聚优势,沿G50沪渝高速向东加强与上海张江科技城的联动,向西连接长三角沿线城市,力争形成万亿级数字经济发展带。

它给企业带来了什么?

建设中的数字干线在企业眼中意味着什么?

作为一家开发低代码的基础软件RD公司,爱派思的竞争对手是甲骨文等众多国际巨头。创业之初,即使面对国内迫切的替代需求,默默无闻的爱派斯也没有多少机会。后来,Huber将总部迁至上海,并落户西施软件信息园。得益于园区的服务和平台优势,公司规模逐渐壮大,四年间从20人到400人。

面对数字干线的建设,Huber期待更多的曝光和机会。“我们把数字干线看作一个平台,平台上的企业可以获得更高效的服务和更优质的资源。对于数字干线上的初创数字企业,有更多的机会进入重点行业的核心应用场景。”胡白说。

与初创企业不同的是,位于青浦工业园区的上海汉德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在创业板上市11年的数字化综合服务商。它已经具备了提供全球信息服务的能力,他们可以更充分地感知到即将到来的数字化浪潮。

“如今,在品牌力和企业竞争力日益激烈的竞争中,数字化不再是一个选项,而是一个必答题。谁掌握大数据,谁就有话语权。”上海汉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徐凯生认为,近年来,公司工业数字化C2M、泛ERP系统、金融数字化等核心业务在全国发展迅速,数字化干线提供的长三角新商机值得期待。

此外,一些在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手工发现的待解决问题,或许可以在数字化干线的建设和推广中找到解决方案。“目前各行业头部企业多在做数字化转型,通过数字化打通产业链上下游,提高运营效率。但是一些数字化转型的实际效果并没有达到预期。究其原因,还是存在上下游相关企业不愿意共享数据的问题。大家都很尴尬,对数字化转型很警惕。”徐凯生表示,数字化干线的建设无疑是提升企业数字化转型信心的好机会。

产业前景如何?

对于沿线的园区和企业来说,数字干线的建设意味着很多新的机遇和可能。如何抓住机遇,用好数字干线是当务之急。

作为数字干线十大基地之一,董卿地区的北斗和高芬遥感数字产业园是成熟的载体空间,去年整体营收55亿元。如何利用现有优势融入并助力数字干线发展,是园区目前正在考虑的课题。

“北斗作为位置信息技术创新的代表,一直在数字化道路上努力。园区企业参与了多个具体的数字化转型应用场景,如推进青浦电子公交站牌全覆盖,提升公交信息化能力;负责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CIIE)安全技术服务等中国北斗产业技术创新西虹桥基地首席运营官方舒表示,“十四五”期间,园区提出打造规模超过500亿元的北斗空间信息产业集群,同时将尝试将G50数字干线沿线相关企业院所成功开展的数字创新案例进行商业化和规模化,形成一批以北斗时空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长三角数字干线相关标准和规范。在数字干线建设的契机下,将争取国家发改委“北斗应用产业创新中心”落地西虹桥。

在争取更多新机会的同时,一些好处也来了。今年年初,长三角地区启动建设国家综合计算网络国家枢纽节点,青浦成为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数据中心集群起步区。在华略智库长三角研究院院长季夏看来,计算枢纽无疑丰富了数字干线的发展内涵,计算交易很可能成为青浦特色突出的优势产业。

“数字经济的发展依赖于算法和计算能力,算法工程需要计算能力来支撑。长三角对实时计算能力的需求很大,因此正在建设数据中心集群,优化计算能力布局,这意味着将进一步引导冷暖数据业务向西部迁移,使东部枢纽高效处理工业互联网、金融证券等网络要求高的热点数据业务。”季夏认为,数字长三角建设的关键在于功能,而数字干线正好可以协调长三角内部各种数字化设施、企业、平台的功能,提升数字化发展的整体水平。计算枢纽的落地将催生众多数字干线新产业,能够合理布局超级计算、云计算、边缘计算等计算能力,打通网络传输通道,整体实施“东算西算”工程,提升跨区域计算能力调度水平,率先打通国内计算能力循环。

声明:本网转发此文章,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资讯,所涉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文章事实如有疑问,请与有关方核实,文章观点非本网观点,仅供读者参考。

焦点
奇瑞计划推出高端新能源品牌,未来或将
奇瑞计划推出高端新能源品牌,未来或将进入澳洲及英国市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在高端化进程中历尽坎坷的奇...[详细]

专栏
排行